天狼影视

  | B2

《寻唐》全文阅读

作者:枪手1号  寻唐最新章节  寻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寻唐最新章节第六百五十二章 蓝图(20-01-03)      第六百五十一章 交锋(20-01-03)      第六百五十章 卿本佳人奈何作贼(20-01-03)     

第六百五十章 卿本佳人奈何作贼

  
  一百五十名内卫退了回去,并不代表着反攻的结束。田国凤率领的二百名悍匪适时冲了上来,他们与内卫擦肩而过,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扑向了乱成一团的敌人。
  
  这二百名悍匪是精心挑选出来的,个个人高马大,手里提着的,不是斩马刀,便是狼牙棒之类的五花八门的重武器。
  
  劈,砸,扫,是他们进攻的主要手段,可怜这些泰安兵还没有从第一波打击之中清醒过来,便又遭到了泰山压顶般的凶猛进攻。
  
  内卫杀人如手术刀一般精准,基本上做到能干死敌人就行,并不愿意多施一分力气,但这批悍匪杀人却是怎么疹人怎么来。砍的,一般都是一劈两片,砸的,大部分都是将身子砸得矮了半截,效率没有内卫高,但恐吓的效果,却是要好得多。
  
  特别是田国凤,牛高马大身披重甲的他,在人群中要多么显现有多么显眼,手里一根狼牙棒,此时已经血淋淋的,上面也不知是勾着了对手的肉丝还是内脏,每一次捶击,那些飘扬起来的血糊糊的东西,更是让人望之丧胆。
  
  退回去的内卫没有闲着,他们先前扔在阵地上的弩弓,此时已经被其它的泰山匪们重新上好了弩箭,接过了弩弓,他们又逼了上来。
  
  两百名悍匪有些累了。
  
  而陈长富也适时地大吼了一声“退!”
  
  田国凤倒拖着狼牙棒大踏步回走,他们的身后,胆战心惊的泰安兵竟是没有一个人敢追,因为此时田国凤的狼牙棒之上还钩着一个人,那人双手死死地攥着狼牙棒上的倒齿,嘶吼求救,场景惨不忍睹。
  
  畏缩的泰安兵又迎来了内卫弩箭的洗礼。
  
  当又一批人被割韭菜一般地射倒在地上的时候,他们终于垮了,全体一个转身,没命地向着山下逃去。
  
  吴克金目瞪口呆,面如白纸,心痛如绞。
  
  这些他能在短时间内动员起来的军兵,可都是吴氏的精英啊,是他吴氏在泰安横行霸道的根基啊,刚刚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好几个子侄,就这样被那些该死的盗匪杀死在了穷山之上。
  
  他忍不住有些哆嗦起来,幸好没让自己的亲儿子跟来,那死小子先前还闹死闹活地要跟着在三殿下面前来露露脸呢,瞧着吧,这些露了脸儿的,都没活过半个时辰。
  
  朱友贞与曹彬也是面面相觑,心中着实有些震惊,本来他们觉得自己并没有小看这股泰山匪,毕竟对方在撤退的时候,已经表现出了与寻常土匪完全不一样的军事素质,但现在,他们觉得还是小看了对手。
  
  进退有矩,搏杀凶狠,这完全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我错了。”曹彬道:“如果换作我们进攻,要拿下他们,起码要付出五百人的代价。”
  
  朱友贞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刚刚我大致估摸了一下,他们的两轮次进攻,一共出动了大约三到四百人左右。如果他们一千余人都有这个水平......”
  
  “不可能!”曹彬断然道:“这恐怕就是他们最核心的那批力量了,剩下的恐怕不值一提。殿下,如果他们一千余人都有这个水平,那么我们即便损兵折将也不见得能攻下来。泰山匪指挥的将领有两把刷子,这下子把泰安兵给完全打丧胆了,接下来只会表现得越来越差。”
  
  “那个箭手和最后那个冲锋的将领,很不错啊!”朱友贞若有所思地道:“草莽之中多豪杰,遗珠在外啊!”
  
  曹彬微笑着道:“殿下这是动了爱才之心吗?只不过这类悍匪,对于官兵一向仇恨得紧,而且野性难驯。”
  
  “他们仇恨的大概是吴克金吧,与我何干?至于野性难驯?曹将军,我现在倒是觉得,能让这样的英雄豪杰心甘情愿地为我效命的话,那也是一种极大的成就感呢!”
  
  “那倒不妨试试!”曹彬道:“如果不成,那就只能灭了他们。”
  
  说话间,两人看到吴克金哆哆嗦嗦地迈着小碎步过来了,便不约而同地闭了嘴。
  
  “殿下,贼人凶悍。”吴克金眼巴巴地看着朱友贞,就盼望着这位三殿下大手一挥,说一声你们滚开,让我们来的话。
  
  朱友贞哼了一声道:“吴知府,贼人就这两三百有战斗力的人,其它的,不堪一击,你的士兵是被吓着了。我很失望,堂堂官兵,居然被贼人打得如此狼狈。这个模样,能保境安民?数倍于匪徒,却畏缩不前,像什么样子!整军,再战!”
  
  “殿下!”吴克金哭丧着脸还想说什么,朱友贞已是转身便走。
  
  “曹将军,组织督战队,畏缩不前者,杀,临阵脱逃者,杀。”
  
  “遵命!”曹彬抱拳领命。
  
  吴克金伸手拉住曹彬的手,曹彬欲怒,却突然觉得手心里有东西,不由一怔。
  
  “曹将军,务必请在三殿下跟前美言啊!”
  
  曹彬翻掌一看,手里赫然多了一颗硕大的珠子,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这家伙竟然随身都带着如此大的珠宝吗?
  
  将珠子揣进怀里,曹彬嘿嘿一笑:“美言自然是要美言的,不过吴知府,再次进攻是绝对要进行的,三殿下的脾气,可不那么好。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机重振士气,这是我对你最大的帮助了。”
  
  看着吴克金垂头丧气地回去重整军队,曹彬冷冷一笑,转身走回到了朱友贞身边。
  
  “给你行贿了?”
  
  曹彬从怀里掏出那颗珠子,托在手掌心。
  
  “珠子不错!归你了。”朱友贞一笑道:“看起来我们今天要扎营了,你给了他们一个时辰,再打一场,天也就黑了。”
  
  “是啊!”曹彬道。“山上的土匪也不好过呐,没水没粮的,不逼一逼他们,他们怎知好歹,怎知殿下的恩义?”
  
  吴克金磨磨蹭蹭地准备了足足一个半时辰,直到太阳西斜,曹彬派人再三摧促,最后直接上千骑兵上马缓缓逼了上来,泰安兵这才无可奈何地重新发起进攻。不过看他们龟缩爬山的模样,很明显是想要磨到天黑,然后再以天色已晚明天再攻的借口停止这一次进攻。
  
  穷山之上没水没粮,吴克金当然也知道,只要能糊弄着三殿下在这里熬下去,山上的土匪自然是挺不住的,只要他们冲下来了,还怕三殿下的兵不上来帮忙吗?
  
  再一次的进攻,雷声大,雨点小。泰安兵吼得热闹,但真正冲上去与匪徒交手的,却是廖廖无几,而山上的匪徒,不知是羽箭不够还是饿得没了力气,也并没有进行有力的反击,在双方的一至磨蹭之下,太阳终于如愿以偿的落下了山去,夜幕缓缓降临。
  
  朱友贞的三千兵马早就扎下了营盘,中军更是支起了硕大的帐蓬,而吴克金却只能委委屈屈地在地上席地而坐了。
  
  穷山之上,那面破破烂烂的泰山匪的旗帜,在夜色之中发出呼拉拉的声响。
  
  “你认识田国凤吗?”中军大帐之中,朱友贞看着那个细作。
  
  细作脸色微微一变。
  
  “认识就认识,干你们这一行的,三教九流都有交集并没有什么过错,没有这点本领,也干不了这个活儿。我是什么人,想必你们樊主司也都交待过了吧?”朱友贞温声道。
  
  “是,樊主司交待,平卢一带所有人手,全都听从三殿下调遣不得有误。”细作点头道。“不过三殿下,我与那田国凤只不过一面之缘,那时他还没有当土匪呢,也不知他是不是还记得我?”
  
  “见过面就行。你不也是泰安人吗?上去告诉他,我之所以不进攻,是怜惜他是个人才,只要他愿意归顺于我,从此成为我的部属,那么他以前的罪过,就统统赦免。要不然明天我挥军进攻,他和他的兄弟,可就别想有一个人活命了。其实我就算不进攻,就围着穷山,他们在山上喝西北风,啃石头吃泥巴吗?”
  
  “是,殿下!”细作嗑了一个头,转身离去。
  
  “曹将军。”待得细作出门,朱友贞转身对坐在一边的曹彬道:“泰安那边,麻烦你跑一趟了,一千兵马,够了吗?”
  
  “一个不留?”曹彬低声道。
  
  “凡是和吴家有关的,鸡犬不留!”朱友贞狠声道。
  
  “明白!”曹彬转身,径自离去。
  
  细作的行动效率极其得高,曹彬率队离去不久,他便又回到了营地,只不过随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长衫飘飘的文士,这让朱友贞有些错愕,恶狼窝里居然有一只小绵羊?但马上他便回过味来了,细作既然带回来这个人,只能说明眼前这人,也是一头恶狼,而且肯定还是头狼之一,否则不会有啥话语权,自然就不可能站在自己的面前。
  
  “泰山徐想,见过三殿下。”徐想抱拳一揖到地。
  
  “卿本佳人,奈何作贼啊?”朱友贞摇头问道。
  
  “逼上泰山,如之奈何?”徐想长叹一声道:“要不是实在活不下去了,哪里肯做这样的事情?”
  
  
  
  

snaptime:2020-01-03 18:27:20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