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影视

  | B2

《异界强兵》全文阅读

作者:李布衣  异界强兵最新章节  异界强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异界强兵最新章节第七百八十章 删除(20-01-03)      第七百七十九章 二次探索(20-01-03)      第七百七十八章 好友相谈(20-01-03)     

第七百七十九章 二次探索

  长风要塞防线,三号铁路枢纽。
  伴随着一阵在站台上响起的清脆铃声,一台庞大、威严的铁黑色钢铁列车缓缓驶入枢纽站,并平稳地停靠在站台一旁。
  站台附近的屏障升起,与轨道本身的屏障结为一体,阻挡了平原上吹来的冷风,一些投射在护盾表面、具备干扰作用的明暗条纹也阻挡了远方可能存在的鹰眼术的窥探。
  站台两端尽头,高高的哨塔上有士兵把守,与站台平齐的暗堡中则探出轨道加速炮的炮口以及灼热射线的射击口,又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各处巡逻,暗哨遍布站台内外,或明或暗地将整个枢纽站变成了武装到牙齿的前线工事。
  “铁王座-尘世巨蟒,”马里兰站在站台上,看着那列全副武装的黑色列车在站台旁停靠,许多技术人员上前检查列车情况,露出一丝微笑,“有第二辆装甲列车补充到这条防线上,长风要塞的防御终于可以让人松一口气了。”
  “铁王座-零号也能有机会修整一下,”马里兰身旁,一头金色短发、身穿骑士甲胄的菲利普同样露出微笑,“它去年的过载损伤到现在还没彻底修复,每次加速的时候尾部二号武库段都晃动的像是要从轨道里跳出去。”
  之后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两座标准型装甲列车交付之后,后方的重型工厂就会暂时把主要精力放在民用列车的生产上,康德和葛兰地区的二线工厂会负责制造你之前提过的那种‘降级装甲列车’。它们的生产速度应该会比铁王座要快很多。
  “另外,上级已经对这类轻型装甲列车定型,与铁王座对应,它们被定名为‘铁权杖’。鉴于铁权杖的数量肯定会比铁王座多很多,也更容易出现各类改装、变种,所以除非遇上特殊情况,它们大概会仅仅赋予编号,不再另行命名。”
  马里兰一边听着一边点头,长风防线的建设工程一直在顺利推进,这让这位中年骑士心中的压力大大减轻,但一方面压力减轻的同时,他却不得不正视边界线另一侧,冬狼堡从去年冬天至今的变化。
  那个一度被逼退、被叫回奥尔德南问责的“狼将军”早已回来,而且不但回来了,看起来还没有因上次的失利受到任何打击,她仍然牢牢执掌着冬狼军团,控制着整个防线,并且在更加积极地增强冬狼堡的力量。
  “那个小狼将军……比我想象的还麻烦一些,”马里兰皱着眉,“她上次返回奥尔德南的时候肯定带回去很多关键情报,并寻求到了大量支持,现在冬狼堡那边已经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魔导车辆以及各类先进机械,提丰人用它们建设堡垒,强化防线,而且那个狼将军似乎还打算借助这些新技术来改进她手上的部队她没见过坦克,但她肯定见过这方面的情报。以提丰人的魔法底蕴,再加上那个狼将军敏锐的脑子,他们迟早会找到坦克的替代方案。”
  “技术上的进步是大势所趋,”菲利普摇摇头,“用陛下的说法,提丰人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为工业爆发做准备了,他们的燃石酸化工厂比我们的炼金工厂早了五年,识字工人的储备比我们早了七年,农业改革比我们早了十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依靠魔导技术和政务厅体系不到四年就追上来这么多,已经是个奇迹了,这种时候再指望提丰人迟钝愚蠢,倒不如指望他们的皇帝明天就暴毙来得容易一些。”
  马里兰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位陆军最高指挥官:“……倒是很少见您会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啊,”菲利普怔了一下,很认真地说道,“我听说提丰皇室有家族疾病,晚年大多陷入狂乱而死,现在罗塞塔奥古斯都已经人过中年,从概率上,他明天暴毙的几率确实比成百上千万的提丰人突然降低智力要高一些……”
  马里兰:“……”
  错愕了几秒种后,深感当前话题无法继续的马里兰只能摇了摇头,强行将话题转移到另一个方向:“按照预定计划,两天后提丰的使团便会抵达缔约堡……对此,您另有什么安排么?”
  “一切按照之前定下的方案就可以了,”菲利普随口说道,“做好接待,把使团接过来安全护送上车注意提前将两座铁王座开到帕拉梅尔和北部丘陵,做好军事区域的保密工作。”
  一边说着,这位年轻的陆军统帅一边转头过来,看着马里兰的眼睛。
  他笑了一下:“提丰和塞西尔是对手,越是如此,我们才越要展现出自己的骑士风度我们会把他们客客气气地接来,客客气气地送走,而你的任务,就是让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什么都看不到。”
  ……
  塞西尔宫,高文收到了来自丹尼尔的隐秘联络。
  永眠者终于完成了一系列准备工作,完成了对沙箱的加固和对上次“幻影小镇”探索报告的分析整理,今天,他们将对那座神秘的无人小镇投影展开第二次探索!
  在安排好现实世界的事情之后,高文没有耽搁时间,将精神沉淀下来,连接上了永眠者的心灵网络。
  作为永眠者心灵网络安全系统的缔造者以及最大的漏洞制造者,他对整个流程早已轻车熟路。
  光影的错乱变化之后,高文便抵达了那座永远处于完美状态的梦境之城,并循着丹尼尔留下的地址引导抵达了永眠者们的集结现场。
  仍然是上次那座有落叶和装饰立柱环绕的圆形广场,广场上主要的三个身影仍然是熟悉的丹尼尔、尤里以及赛琳娜格尔分三名大主教,他们的形象分别是儒雅的中年法师、气质斯文的年轻男子、手执提灯面容柔美的白裙女士,而除了他们三人之外,高文这次还看到了一个陌生面孔:
  一个身材格外高大的男人站在丹尼尔旁边,他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穿着黑色且带有繁复花纹的长袍,一头红色短发,看上去颇有气势。
  他的名字显示为马格南大主教,高阶巅峰,位置则是在提丰境内。
  高文看了这位有着一头红发的永眠者大主教两眼,很快便将其和丹尼尔提交上来的情报对上了号这是永眠者中资历较老的一位大主教,据说脾气颇为暴躁,在意识领域有着独到的见解。
  脾气暴躁不暴躁高文看不出来,但对方这名字听上去口径倒是挺大的……
  心中吐槽了一下对方的名字,高文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对方的身高几乎和高文不相上下的大个子让这位红发大主教站在广场上的时候极为醒目,但这巨人一般的体型却偏偏套着件施法者的长袍,这让高文下意识联想到了穿上牧师袍的莱特
  这般身形着实不像是个施法者,但此刻站在广场上的几位永眠者应该都是使用的心灵网络中的形象,也不知道这个名字口径很大的大主教在现实中是个什么模样。
  高文思维发散了一下,目光扫过四位大主教身后那些戴着猫头鹰面具的高级工具人和上一次比起来,永眠者这次的探索行动显然要郑重、谨慎了很多,不但这些覆盖面具的神官数量增加到了六人,而且他们的法袍上还都绣着醒目的图案每个人的图案都不一样。
  这是为了避免出现上次那种“额外之人”的情况?
  但依靠这种图案……在幻影小镇那种可以影响判断、篡改思维的环境里,真的管用么?
  高文心中闪过些许疑惑,而在他观察和思考的这短短几秒钟里,眼前这支十人探索队也完成了出发前的准备和交涉工作。
  如上次一样,尤里大主教负责开启通往幻影小镇的“通道”,他张开双手,淡金色的符文随之在广场地面上勾勒出繁复的圆形法阵,丹尼尔等人站到法阵中央,那位有着一头红发的马格南大主教则开口道:“这一次,提高警惕,谁都不要太过相信自己的第一印象。”
  “当然,”尤里大主教手中金色符文闪烁,这位气质斯文的男子微笑了一下,视线在十人探索队之间扫过,“不止我们提高警惕,这一次后方的监控组也会进行更积极、更有效的跟踪监视,不会再有额外的人混入到我们之中。”
  永眠者这次还更新了监控技术?
  高文对上次的“额外之人”记忆犹新,并对其深感诡异,这时候听到尤里大主教的话多少安心了一些,便带着笑走进符文范围,站到了第十一个人的位置。
  在传送光影开始闪烁的时候,高文视线微转,落在了赛琳娜格尔分身上。
  这位气质恬静的提灯圣女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手执提灯,安静地看着前方,对外来的注视毫无感应。
  高文心中思绪起伏七百年前那次神秘远航,赛琳娜格尔分真的参与其中了么?如果真的参与了,她对当年的事情知道多少?如果她甚至知道高文塞西尔的那次“交易”,那么她知道“域外游荡者”的真相么?
  如果她早已知道“域外游荡者”占据了高文塞西尔的躯壳,那么她沉默至今,到底是在等待什么……
  眼前的景象一阵模糊,当纷乱的光影再次稳定下来,高文眼前已经出现了那座空无一人的幻影小镇。
  他和另外十名永眠者站在小镇中央的广场上,这正是上次他们脱离这里的位置。
  浑浊黑暗的云层一如既往地笼罩着整个小镇,诡异的雾气在远方起伏,偌大的镇子中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居民,也没有任何灯光。
  镇子里没有钟声,广场上也看不到那座教堂,上次的异变似乎完全消失了,镇子呈现出初次造访时的模样。
  “确实有着很诡异的气氛,”马格南大主教看了周围一圈,点着头说道,他的嗓门很大,在这个空旷寂静的地方骤然炸响时颇有吓人一跳的效果,“空旷无人的梦境……在心理学象征意义上,这代表某种逃避?或者极端的孤独?”
  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位马格南大主教的嗓门,尤里大主教闻言只是皱了皱眉:“如果这是某‘一个’心智的梦境,或许能用心理学来分析解释,但这里可能是一号沙箱中无数人共同形成的心相投影,那就不好讲了。”
  “那就群体心理学,”马格南大主教无所谓地摆摆手,归根结底这种倾向的梦境也就那么几个点:恐惧,逃避,强烈的渴望,或者对某种事物的极端排斥。”
  “现在分析这些还为时尚早,迄今为止我们只接触过一个跟一号沙箱有关的心智,就是那个诡异而且疑似带有恶意的老年神官,并不能以此确定一号沙箱的运行就符合现实世界的各种心理学规律,”赛琳娜摇了摇头,“但这座小镇里发生的事情应该确实和现实有一定映照根据沙箱管理组的报告,那个在钟声响起的日子如果不及时躲避就会被‘删除’的传说应该对应着一号沙箱运行早期的定时重置操作……”
  高文立刻对赛琳娜提到的新名词产生了兴趣。
  “定时重置?”丹尼尔在和高文交流过眼神之后,恰到好处地露出疑惑神色,“那是什么?”
  考虑到丹尼尔是在最近才晋升为大主教,对某些第零号项目早期的事情不了解也情有可原,尤里并未产生怀疑,随口解释着:“项目早期,一号沙箱还不完善,需要每十天进行一次部分重置,删除沙箱中生成的虚拟居民,仅保留沙箱中的‘世界’本身。
  “我们怀疑那些虚拟居民在被删除之后残留了某些记忆碎片,并保存在某些脑仆的大脑中一直到今天,这些记忆碎片影响了一号沙箱的集体潜意识,导致沙箱世界出现了‘钟声响起之日’的古怪习俗。”
  丹尼尔点点头,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如此。”
  而在一旁,高文听到这些内容之后则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snaptime:2020-01-03 18:12:26  exectime:0.060